博客网 > 娱乐八卦

 

    《中国好声音》本周五即将播出第五期,这将是“导师分班”环节的大结局。在前两期的“好声音”节目中又出现了多位人气学员,本报记者连日来电话采访了多位“好声音”学员,说起加入“好声音”背后的故事,他们几乎个个都在“忆苦思甜”。

  哈萨克“遗珠”被捡回

  在上周五播出的第四期《中国好声音》中,最后登场的哈萨克族学员塔斯肯演绎了一首《三百六十五里路》,最终无人转身,随后他演唱思乡的歌曲让导师们大呼后悔。节目组昨日向本报记者证实,塔斯肯确实如很多观众和导师所愿,被“召唤”了回来。在本周五晚《中国好声音》导师分班的最后一集节目中,塔斯肯将再度登台挑战“好声音”。

  塔斯肯从小喜爱音乐,经过艰苦的乐队生涯,2002年与北京一家唱片公司签约。来到北京的塔斯肯原以为找到了“金饭碗”,可现实却给他浇了一桶冷水。“当时唱片业非常不景气,MP3开始流行,盗版也越来越猖獗,做歌曲赚的钱非常少。”塔斯肯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做唱片赚钱虽少,但至少有稳定的收入。三年之后,解约的塔斯肯才真正感受到北漂的痛苦。住地下室、睡网吧他都挨过,最惨的一次是一周只有十元钱的生活费,“街头卖的那种2块钱一张的大饼,买一张,撕成两半,两天的伙食就解决了”。

  2008年,已经在北京漂泊了五年的塔斯肯选择了电视平台继续唱,他参加了一档央视的综艺节目,结识了他的爱人一名电视节目编导。如今两人在北京定居,并有了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塔斯肯说:“年轻的时候总想成为歌星,现在我的愿望变得很小,只希望妻子能够健康,孩子在我歌声里茁壮成长。”

  四位导师都没有转身,塔斯肯多少有些意外和失落,而随后导师的认同让塔斯肯弥补了一些遗憾,而网络上的一片叫好与感动更是他的意外收获。塔斯肯说:“没想到我的声音能够唤起大家对家乡和梦想的共鸣,这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蘑菇兄弟差点放弃音乐

  11岁那年,家住吉林四平的王嘉诚被爸爸妈妈送到了远在山西的小香玉希望艺术学校学武术,从此结束了在家里的“小霸王”日子。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同在学武的张燕峰。

  2001年,王嘉诚和张燕峰从艺术学校毕业,王嘉诚在山西学习影视制作,张燕峰去了珠海文工团跳舞。2005年,两人决定共同去北京唱歌。“那时候我们租了个每月300块钱的房子,房间很小,最开始连床都没有。虽然很艰难,但我们觉得挺好,白天在房间里练歌、练琴,晚上去酒吧找活干,觉得很快乐。”为了让音乐更具有蓝草乡村的风格,张燕峰还特意去自学了夏威夷吉他,也就是“好声音”舞台上他演奏的乐器。王嘉诚调侃说:“他(张燕峰)就是个琴痴,一练琴就停不下来,最长的一次我看他弹了13个小时,人都练傻了,也不知道饿。”

  在他们的回忆里,那段日子是痛并快乐着的。“最打击的是有一天晚上我们连续试唱了七家酒吧都没人要我们,因为酒吧一般不要两人的。”

  2007年张燕峰回到了家乡山西,王嘉诚则继续留在北京。一别六年,两人都转了行,各自为了生计奔波。去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热播,其中有位学员也是他们当时玩音乐认识的朋友。得知第二季“好声音”在征集学员,王嘉诚请朋友介绍,见到了他现在的对接导演,同时也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张燕峰。就这样,分别六年之后,两人因为“好声音”再次重逢了。

  张燕峰一个人背着吉他坐火车来到深圳,两人找到了当时正在深圳寻找“好声音”的导演,导演给两人提出了一些音乐上的建议。在蘑菇兄弟第二次交上的小样中,一首《睫毛弯弯》获得了一致通过。

  孟楠曾为养家拼命写歌

  上周五登场“好声音”的孟楠是来自黑龙江的一名唱作歌者,在上海生活、工作多年的她其实在音乐圈内已小有名气,不仅曾为多位大牌明星录制伴唱,更是一位创作才女,黄龄的代表作《痒》、林忆莲的《面对面》等金曲均出自她之手。此次孟楠勇敢地从幕后走到台前,一首《领悟》让三位导师先后拍下按钮。

  孟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因为唱歌吃不饱才拼命创作。孟楠回想自己第一次进录音棚的经历,“当时觉得自己的声音太难听了”,她一度心灰意冷,怀疑自己能不能做一名歌手。而在2005年,父母双双下岗,生活的重压全落在了孟楠的身上。而那时,孟楠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

  “不赚钱就没饭吃,月光已经算好的了。”孟楠表示,那时偶尔一次的演出以及争取帮别人录歌才能获得一点收入,“每次拿到的钱都不知道能花多久”。经济上的入不敷出让她每天都活在重压之下,而让孟楠最难过的是,为了维持生计,父母连他们结婚时的金戒指金项链都拿去卖掉。

  也正是在那时候,孟楠开始像着了魔一样疯狂写歌,她直言:“没饭吃的时候,写歌曾救了我好几次。”正是在这段时间,她写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

  “说实话,来‘好声音’心理负担肯定会有,可是这么多年不顺,有机会就一定努力争取。”面对自己的“好声音”首秀,孟楠很有自信,唯一的担心也在汪峰老师转身那一刻消失无踪,“他一转我就放心了,我觉得老天爷对我太好了”。

  毕夏感慨“像做梦一样”

  来自黑龙江省方正县的毕夏台上霸气十足,“好声音”首秀,已经让她拥有众多粉丝。有网友打趣,以后毕夏的粉丝们就叫做“臣妾”了,因为“不爱毕夏(陛下),臣妾做不到啊!”

  说起音乐梦想,几乎每个“好声音”学员都有辛酸的回忆,毕夏也不例外:“小学老师让我们买个小手风琴来学,我那时候真的很喜欢吹吹唱唱,但是家里条件不好,只能看着其他同学玩。”那时候,毕夏的家乡只有很旧的KTV,没有地方让她练唱,她只能在其中一个的慢摇吧唱歌暖场,“但是只能唱开场的四十分钟,我根本唱不够!”

  偶然的一天,毕夏在一台破旧的电视机里看到了红极一时的《北京爱情故事》。“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汪峰口中的“北京,北京”成为了她内心的渴望,她突然决定要去闯一闯。

  像多数北漂一族一样,初到北京的毕夏过得并不顺利,最大的困难竟然出自嗓音。“我朋友都说我是‘乌鸦嗓’,他们不喜欢听。”毕夏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组建了“无用”乐队,那段难熬的时光里,汪峰的音乐成了她最好的慰藉:“想家,日子难熬,我就听汪峰,真的感同身受,觉得每一句话都是在说自己。”最终她选择加入汪峰的阵营,也是意料之中。

  与众多慕名而来的学员不同,毕夏此前甚至都没怎么看过《中国好声音》。让她高兴的不仅是得到认可,还有家人的自豪:“妈妈以前一直自责没有能力供我学音乐,现在他们还挺开心的。”提到未来,这位摇滚少女还有些糊涂:“我到现在还像做梦一样,简直不敢相信我上了‘好声音’,就跟着汪峰老师走吧,我相信他的想法。”


<< 中储粮职工套取2300万公款入狱 / 好声音选手成亚青会火炬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蓝色手表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